[转帖]四十年前北大「井冈山兵团」领袖访谈(好天地)

[转帖]四十年前北大「井冈山兵团」领袖访谈(好天地)

2018-11-7 HTD168 文化新闻

4333 次点击
1 个回复
一饮一啄 于 2006/5/30 19:10: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> 猫眼看人
江迅
山西省广播电视局副局长牛辉林,在文革中是一个「名人」。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时,亲自发动文革的毛泽东,在他盛夏避暑办公的北京人民大会堂湖南厅,紧急召见了当时「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」(首都红代会)、「核心领导小组」(核心组)的「五大领袖」,即北京大学文化革命委员会主任聂元梓、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负责人蒯大富、北京航空学院红旗兵团负责人韩爱晶、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负责人王大宾、北京师范大学井冈山兵团负责人谭厚兰,亲自解决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武装对抗工人、解放军宣传队进校、开枪打死打伤几十人、北京大学两大派群众组织武斗,以及其它大专院校两派斗争的问题。
陪同毛泽东召见这「五大领袖」的有林彪、周恩来、谢富治、康生、陈伯达、江青、姚文元、黄永胜、叶群等,几乎包括了当时中央党政军和北京市党政军的主要领导人物。在这次极其重要的召见中,毛泽东分析了北京大学两大派斗争的形势,十多次说到了北京大学两大派群众组织之一的「新北大井冈山兵团」,七、八次提到了对「井冈山兵团」头头牛辉林,对牛该如何认识、定性。
毛泽东当时说:“不要去搞牛辉林,让他上山、有自由。我们不勉强,不要污辱人家,尤其不要打,不要逼供信。可以不提『杀牛、宰猴、炖羊肉』了。牛宰了干什么﹖可以耕田嘛。你们列举的无非是攻击江青、林彪,我可以统统一笔勾销,人家在小屋子里讲讲嘛,又没有到外面贴大字报。牛辉林的纲也上得不好,又不是什么大的政治问题。法律也不一定能否定。今天来的就没有『四一四』、『井冈山』。『四一四』思想不对嘛, 『红旗飘』、『井冈山』中坏人多一些,聂元梓一派好人多一些。”
在北京大学,「井冈山兵团」是与聂元梓相对立的一派。牛辉林曾被文革的「旗手」江青多次公开点名,指为「坏人」,曾被毛泽东数次关注﹔曾被文革中全国第一个「红色政权」北京大学文化革命委员会立案,定性为「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」的「现行反革命小集团」头目,遭全国通缉﹔也曾被以解放军六十三军为主的北大「工人解放军宣传队」(工、军宣队)作为全校「从严处理」的典型,戴「现行反革命」帽子﹔还曾被解放军八三四一部队(中央警卫团)领导的北京大学革命委员会立案,审查「五一六」反革命罪行。从一九六八年到一九七二年间,他先后四次被立案,关押、审讯、批斗、劳动改造了三年之久。文革结束后,虽经正式「平反」,但政治劫难接二连三。牛辉林三十七年生涯中,有将近三分之二的时间,或隐或现被纠缠于文革的旧帐中,四十年来始终未能逃出文革噩梦的缠绕。
零六年五月初,牛辉林在山西太原接受亚洲周刊采访,他说:“文革的事始终没有说清楚,不是我们自己没有说清楚,是中共党内没有说清楚。十年文革,四十年的梦,至今也醒不了。虽然中央对文革早有决议,对四人帮作了审判,但对文革没有举国一致的清算,从思想到理论,到实践,到具体人物,对国家民族的危害,没有作出彻底清算。”
进北大就读法律系
牛辉林一九六四年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读书,文革期间是北京大学群众组织「井冈山兵团」头头,毕业后于七零年被分配到山西定襄县神山公社,六年后先后任职中共县委宣传部理论研究室、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。
一九八零年,牛辉林原本被派去吕梁孝义县出任县委书记,后有人举报他在文革中造反,经半年调查后,又调他出任共青团山西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、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。
牛辉林八三年被定为共青团省委书记,上报中共中央组织部,未料八三年底中共中央十二届二中全会召开,期间全会《简报》中,他被点名为全党唯一受重用「三种人」(造反起家,打砸抢分子和其它坏分子)的典型,被免去一切职务。牛辉林上访、申诉了两年,最后中共中央组织部又说他不是「三种人」。
八六年,牛辉林出任中共太原市委宣传部副部长,九三年新任总经理组建山西省地产公司,三年后任省引黄工程管理局党组副书记、常务副局长,二零零零年任省广播电视厅(后改为局)党组成员、副局长。牛辉林说:“我与巴金的心是相通的,双手赞成建立一座国家级的『文革博物馆』,哪怕是把自己的灵魂也钉上历史的耻辱柱。纪念文革就要像二零零五年纪念抗日战争六十周年一样,把当时的史实,把当时各个政党、各个社会阶层、各个人物,都真实地摆在后人面前,让大家公允地作出评论。纪念抗日战争,不是弄清楚许多史实吗﹖知道了当年国民党是在抗战,这是对民族一个交代。为那些国民党抗战牺牲的烈士重新树立纪念碑。这样中华民族才像个民族,人家做的事就是人家做的,我们做的事就是我们做的,人家做得比我们大,就得承认比我们做得大,人家也是中华民族,也是中国人。讲明真相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都有重大意义,中华民族才是真正的现代民族。讳病忌医,就永远是病人,病越来越重,病入膏肓。要想治病,第一条就是不讳疾忌医,明明有病却不承认有病,病就成为病灶,一旦发作就要了命。”
牛辉林是文革过来的特殊人,因此特别关注对文革的反思。他认为,三十年前,整个国家对文革可用三句话概括:“举国一致,批四人帮,否定文革。有一种是否定文革而不否定毛泽东,要重新塑造毛泽东﹔另一种是否定文革,也否定毛泽东,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是有罪的﹔还有一种是否定文革,搁置对毛泽东的评价,不争论,改革开放。三十年后,有了变化:全民淡忘,年轻人不知文革为何物,因为文革问题被搁置,没有被彻底否定,对国家和民族危害极大。现在所存在的很多问题,特别是党内民主、干部作风、民族心态问题都与文革有直接关系。”他认为:“当今社会还出现客观上肯定文革而否定三十年的改革成果的思潮,出现主观上肯定文革而怀念文革的思潮。”
一九九八年北大百年校庆,所有参加校史文革史整理工作的人,都对牛辉林作出一致评价:“这个人在政治上「了不起」﹔这个人在做人做事上「是个好人」,在文革中他是北大唯一真正对江青、对中央文革和文革运动有非议、有批判而受到严重政治迫害的人,他是北大文革期间唯一当过头头,却没有任何「个人伤害史」的人。”他们说:“牛辉林应该把自己在北大文革期间的经历写出来。”二零零一年五月,牛辉林萌生了写书的念头。
牛辉林表示,他会写三部书:“第一部《瓦全者说——十年的「文革」四十年的「梦」》之第一部《别来沧海事》,三十万字,以及《再话巴山道》、《秋山有几重》两部。目前正在创作第一部。”他说:“我写书不是要针对聂元梓,我看了她的书《聂元梓回忆录》。”
牛辉林还说:“我写书,不会与聂元梓对照着写,她八十多岁了,从秦城监狱出来,日子过得也不容易,出本书替自己说话,也能理解。但历史的真相还是要还本来面目的。我有这个责任。”
《亚洲周刊》2006年第20期

(以上图片和资料来源于国内搜索网站)


主题背景音乐(好天地梦工厂):周杰伦-轨迹 <点此加入钱盆网>

评论:

admin
2018-11-07 20:22
中国人对“抗战”的观点是一致的,对“文革”就是“诉苦会”和“受难会”,有很多人享受了“果实”,就“闷声大发财”,一言不发。这与人们接受的教育程度有关。大多数农民连大字都不识几个,要他们写一篇对“文革”的评论文章,就好像是“对牛弹琴”,“驴唇不对马嘴”。如果提起“发财”二字,马上就“兴奋”起来了。

发表评论:

 AD. 广告 订阅Rss